怀远论坛

查看: 707|回复: 1

[转载推荐] 槐花朵朵开

[复制链接]

176

主题

178

帖子

2694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694
发表于 2015-12-1 04:20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槐花朵朵开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文/孙本召
  一个冬天,树上没有花,怪寂寞的。
  可是,春天一来,花又太多。有点嘈杂了。身边的花多了,自然欢喜,但,那么多的花,一朵,两朵,很多朵地开着,眼睛有点疼。其实,看看倒不是说,就累了,而是,看的久了,只能闻闻,却不能品尝,这让人不免会遗憾。好的东西,只有视觉,嗅觉的光顾是不够的。民以食为天,吃,也是件大事。
  槐花,在某个夜晚,悄悄地开了。我不知道,乡下的母亲却记得。
  母亲说:槐花开了,摘些回来吃顿槐花饭吧!父亲听着就忙开了,找来竹竿,用铁条拧一个弯钩,敷在竹竿一端。父亲的竹竿在浓密的槐花中游走,像一条响尾蛇。那弯弯的铁钩,就是轻盈的蛇芯子。父亲的眼睛一眨不眨,看着哪一枝槐花好看。铁钩缠住枝条的前端,父亲转动着竹竿,槐树枝慢腾腾地扭动着身子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那枝丰腴的槐树枝伴着飞扬的槐花悠然落下。母亲早已端着簸箕在树下等着了。“多饱满的槐花!”这样的话,母亲会反复反复地说。母亲的目光一刻没有游离过父亲,他们默契的配合,一晃就是几十年。
  槐树枝堆放在桌子上,那些纯洁的槐花,一串串排列着,等着母亲的体检。母亲慢慢的捋着,手法相当熟练。春天,是花的海洋。高处不胜寒。这些站的最高的花,其实是最懂生活朴素的了。有那么一段时间,一到春天,人们就疯了似的往地里跑。苜蓿草,豌豆苗,榆树钱,茅草缨,这些绿色的食品吃的人肚子都绿了。现在,大了,大了,反而不知道吃什么了!牙口太挑,什么都不好吃,什么都不得味。
  小时候,我是不爱念书的。母亲总是说,不好好读书,长大了连西北风也喝不上。西北风,冬天多。春天,槐花多。我知道,母亲是不会让我喝西北风的。倒是,一到春天,燕子呢喃,桌子上的槐花蒸饭,就会迷香我。
  我坐在了母亲的身边,讨好的点着头。日子虽然不好,但槐花饭特别香,这比富有更叫我们快意这种生活。看着我贪嘴的样子,母亲又会唠叨:好日子不是在嘴上的。过什么日子,都是自己的事情。过好,才是最好的。将槐花淘洗过,撒上面,母亲开始搅拌。筷子在面盆里舞蹈着,白乎乎的面渐渐吻上了一朵朵槐花的俏丽脸蛋。锅台高了些,母亲笑吟吟地踮着脚尖,瞄着我们花猫似的脸。槐花,上了蒸笼,我们都忙着往锅洞里塞柴火,一根根的柴火丢进去了,锅开始喘起气来,火苗舔着我的小脸,暖暖的,热热的。母亲说,好了,好了,你们想把锅烧炸呀!等一会就好了。
  母亲说的等一会不会太长。“不吃馒头争口气。”这是母亲的等候时间。每逢烧饭,都讲。她,不烦,我们的耳朵里起了茧子。
  今年的母亲节,母亲又做了槐花饭。香喷喷的槐花,香嫩,醇正。我们都津津有味地吃着,母亲的碗却空荡荡的。“做的不多,你们吃。”母亲似乎在抱怨自己。母亲老了,槐花在嘴里清爽地嚼着,我猛然感受到一种易碎的情感,来自心底,抨击着我的碗。
  母亲的槐花,还能开多少年呢?我匀了一半槐花饭给母亲。母亲笑了。
  日子好了,最香,最难舍的却是一顿槐花饭,我知道这里面不仅仅是槐花饭本身的味道,还有母亲无私的给予,呵护,这辈子,槐花饭都是我们的盛宴。
大王叫我来巡山,收几只猴子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6

帖子

22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22
发表于 2020-5-24 23:22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提示: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
大王叫我来巡山,收几只猴子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怀远论坛-怀远网旗下PC端、手机端请下载怀远网APP(发帖同步) ( 皖ICP备2020016723号-1 )

GMT+8, 2020-11-29 08:37 , Processed in 0.060923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